最机智的释然

灵感型选手。有时佛系有时暴躁。喜欢历史喜欢古风。本命彭昱畅。高中加油。

【百妖谱】桃都讨饭三人组的中秋小日常

    暮色渐浓,三人一狐走在繁华街道上并不起眼,熙熙攘攘的人流并不是朝着一个方向所以难免会有些碰撞。磨牙紧紧护着滚滚把他揣在胸前。柳公子跟在后面,话唠的他今天少言寡语的,一路上竟没说出半字。只有桃夭一如既往的活泼,走起路还蹦蹦跳跳,一袭红衣很亮眼,裙摆随风飘扬,两只麻花辫也舞动起来。这哪是什么鬼医,明明就是活脱脱的邻家少女好嘛?在京城待了也不少时日了,可她还似初到,一会在这边拿起簪子看看,用手拨弄着流苏,一会跑到那边去摸摸人家新进的布料,然后在一座华丽精致的阁楼停了下来,两眼发光。她搓了搓手,一个脚刚迈进门槛就被柳公子拉住。

   “你心倒是挺大哈,百妖谱不见这么久了一点都不着急,整天想着赌,好不容易在司家有了份差事发了薪,又想去输光?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种愚蠢至极的人”柳公子看起来很愤怒,语气中透着少有的威严,随即对她翻了个白眼。
   “哎呀哪有整天想着嘛,而且我还是赢过几把的”桃夭冲他扮了个鬼脸“你看那个空位,风水很好哒,专门为我准备的,赢钱了岂不美哉!还有,百妖谱又不是你去找就能找到的,那还是七分天注定啊~”
   “阿弥陀佛,桃夭,滚滚在我的怀里窜来窜去,想必是饿了,先去吃些东西吧”磨牙望着桃夭,然后低头揉了揉滚滚。
    桃夭撇撇嘴“人家是被你捂成这样的,你自己想吃别赖它呀,对吧滚滚”
    嘴上是这么说,但今天桃夭非常爽快,找了家附近的包子铺坐下了,难道前几天是见到了雷神大人?可能是因为她也饿了。

    最近日子倒很是清闲,没有妖怪给她烧纸,可能大家都过得很好吧?桃夭托腮。
    饭后散散步总是好的。今天中秋司家给他们放天假,走到了桥上,许多人都在放河灯,嘴里在呢喃着什么,十指紧扣着低头祈祷。想当初滚滚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想活下来,看看这盛世”是啊,日息而落的生活还是有很多美好的,现在就很棒,看着天上像个烧饼一样的月亮也是种享受呢。
    提着灯笼行色匆匆往对边赶的人很多,似乎有什么热闹事儿,桃夭最喜欢看热闹了,他们一起跟了上去。原来是一个卖月饼的小摊子生意火热,香气四溢。柳公子磨牙以及他怀里的滚滚都齐刷刷望向了桃夭。她咽了把口水,下意识的掂了掂自己的钱袋…不管怎样还是灵巧的挤到前面去了,磨牙和柳公子也废了好大的劲挤了挤了进来。
    小摊上一个有些眼熟的阿婆笑盈盈地回答着对方,然后又小心翼翼的拿粗布匹包上递给他。从她背后的背篓里探出一只白色的小脑袋。傒囊!想必这位婆婆就是帮助过它的小姑娘了。白色的小娃娃似乎认出了磨牙,对他招手,磨牙也向他挥了挥。
    三年前它终于找到了女孩,可惜岁月不饶人,她已经老了,也没有了当初的热血与激情。但它还是把鱼羊草给了她。自己的恩既然报完了就回去吧。她突然改变了主意,决定开个小铺子,小娃娃很高兴的留了下来,与她一起看着每天来来往往的客官,很充实,心里满满的。
    阿婆得知三位帮助过傒囊,很爽快的包了好多好多的月饼给他们。桃夭笑得眼睛眯成了条缝,客客气气的接过,磨牙连声道谢谢施主。柳公子和滚滚盯着那包月饼,然后互相对视,看这架势待会肯定要上演一场你死我活的战争了…
    因为人太多还没来得及好好聊会就走了呢。今天中秋,留点月饼给司静渊和司狂澜吧。磨牙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想着。
   
    “嗝——”
     END
     突然冒出随便写写大家中秋快乐!太喜欢讨饭组和傒囊这只小妖怪了,但结局让人心酸啊w我就改了一下啦。

【熊彭】嗨,好久不见

    某综艺录制中断午休时  吃完饭大家围着小桌子坐着,常驻和飞行都聊的很嗨,有时候拉上工作人员各种调侃时不时发出阵阵大笑。彭昱畅并没有加入其中,因为肚子有些疼午饭也没吃,坐在楼梯上缩成小小的一团。他今天心情也不是很好,撑着脑袋看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是个工作人员,本来是负责美工和后期的,但因为组里少人我也会帮忙跑跑腿。其实我们后期工资节目弹屏就可见一斑了,但因为本人是彭彭的小迷妹想多见见爱豆所以毅然决然的接受了这个“打杂”的神圣任务。导演叫了我一声,说可以出发了。我点点头开始往外走。

    然后我在楼梯上看到了彭彭。我脱口而出“彭老师你怎么在这?吃饭了吗?有什么事吗?坐在楼梯上对身体不好”彭昱畅抬头看了看我,坚强的挤出一丝笑容“没关系的谢谢你,去忙吧”我满带笑意的问他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接熊梓淇,他听到后一下子蹦起来,我吓得本能一颤,差点从楼梯上摔下去。他站起来后又马上用手捂住自己的肚子,另一只手撑着楼梯扶手,轻声说道“梓…熊老师要来啊”“对啊,何老师没跟你说吗?”我有些诧异的看着他。“哦…哦我不知道,你去吧,不要把时间耽搁了”他又缓缓地坐下了。我想起熊老师还在等就急急忙忙下楼了。
 
    开车到了机场,熊老师今天还是那个酷boy,带了一副墨镜,穿了一身黑白,黑色风衣真的好戳我,我咽了一下口水,下车帮他把行李放好后就马上开向录制场地。一路上我表示知道熊老师要来开心了一整天,“哈哈哈哈哈哈哈没办法我比较优秀,粉丝太多”我听到他的魔性笑声我也跟着笑了起来,心里暗暗在想,等了多久终于等到了这一天!鱼子酱终于要合体了!嘘!看破不说破~

    熊老师打开车门,第一眼就看到了彭彭,他下车面对着彭彭,微笑着说:“嗨,好久不见”彭老师的脸微微红“梓茄,你来为什么都不告诉我一声,他们都忘了跟我说,害得我啥都不知道”熊老师噗嗤一下又笑了,轻轻的摸了摸彭彭的头“为了给你一个惊喜呀”彭彭的脸又红了一些,“我…我们进去吧,外面…有些热”说完一个人跑进去了。熊老师宠溺的笑了笑,跟了上去。

    下午太阳真毒啊,本来有几个室外活动都临时改成室内了,我作为一个熊彭女孩当然不愿意放过他们互动的任何细节,所以对一个摄像姐姐要求自己扛相机。她倒是很乐意,把机器满心欢喜的交给了我。他们两基本上都没有什么互动,站的也很远中间隔了好几个人,只有中间停止录制时熊老师把彭彭拉到角落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站了一下午我觉得腰都不是自己的了。

    晚上好像要弄一个酒会,不知道组里是不是钱有多的,竟然请所有嘉宾和全体员工一起去吃饭,(可能是组里人少hhh)终于,又可以去混吃混喝了。吃自助餐就到我大显身手的时候了!我端着碟子到处逛。一个不经意的回头就看见熊老师在喂彭彭吃蛋糕,两个人脸上都泛着红晕,彭彭的嘴微张,水灵的眼睛巴巴的望着熊老师,熊老师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啊,可能也是跟彭彭在一起才会高兴成那样吧。我满脸姨母笑的看着他们,愣了一下然后赶紧把碟子放台面上又用飞一般的速度从兜了掏出手机按下快门,尴尬了…不小心开了闪光……,我立马把手机放回兜里转过身去顺走了刚才的碟子,头却忍不住缓缓向后转,人家小两口沉浸在甜蜜里根本没发现好的吧。倒是下午帮忙的那个摄像姐姐一脸不可描述的神秘围笑看着我,我对她咧嘴笑了笑。然后飞奔去找我的后期好姐妹balabala跟她说了一大堆,然后我掐了她一下她立马反过来揍我,太好了,这不是做梦,我流下了激动的泪水。正准备打开微博超话签到发帖…

    我醒了,发现自己半边身体都是悬空的差一点点就要摔下去了,枕头和被子都掉了,我立马坐起来,感受到的只有夏天的燥热与烦闷。不过还是挺开心的,又一次梦到了他们,让我更加坚信鱼子酱会有无数个一年♡

    END

    初投稿请轻喷_(:_」∠)_,昨天真的做了这样一个梦~今天六七点确实也是这样醒的,但很多细节我都记不太清楚了,然后为了故事的真实和连贯我就把我的设定改了一下~愿聚光灯后的他们一切安好。